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高干文 >

夜岚 作者:MxLucid

时间:2017-09-24 09:28 标签: 现代架空 机甲 异能
文案: 大概是叙述了战争发生前后的一些事情。 那时我的许多朋友还都在世,驱动器的外壳也没有失去光泽&。 深黑色的记忆终于因为孤独而满溢,容不得一个人独自品尝。 内容标签: 异能 机甲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:主角: ┃ 配角:冯耀之;张诚 ┃ 其它: 第1

 文案:
大概是叙述了战争发生前后的一些事情。
那时我的许多朋友还都在世&,驱动器的外壳也没有失去光泽。
深黑色的记忆终于因为孤独而满溢&&,容不得一个人独自品尝。

内容标签: 异能 机甲 现代架空
搜索关键字:主角: ┃ 配角:冯耀之;张诚 ┃ 其它:

 

第1章 一
  北安庆超能力学院据说在最初选址的时候起了不小的争议。原定是要在市中心西的某处居民区旁建校区的&,结果由于某个校领导的意见而换到了市郊。这位当初说着“学生不宜过多接触花花世界的”校领导如今已经不再履职&,据说是拿着校区建设的回扣全家去了J国的花花世界定居,只留下了市郊的一片净土,以及每日要奔波于花花世界和净土之间的教职工。唯有学生是不许离开校区的&,于是终日沐浴着健康向上的光芒,倒如同桃源中人一般&&。我十七岁的时候读完了高中&,父母原是不准备叫我去超能力学院的&,因为进去要签协议&,一旦打起仗来就要去当兵。然而本身是这样的体质并不好找工作,家里一时半会又凑不出钱来买个公务员的职位&,只好由着我来了这里。家里人本来就多,学院里免了学费,又没什么假期可以回去,于是我渐渐地也就没了什么存在感&,连电话也很少打了&。我倒并不在意,毕竟只要饿不死,日子也就这样过下去&;亲情一类也不过是衡量了物质之后无聊的谈资罢了&。
  学院的生活并不怎么严苛&,只是无聊到了顶点。除了上课&,并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干。学生是不能带电脑的,只能用手机;然而校内的网络又慢到令人发指&。学生社团有上百家,然而我只能从办公楼下的宣传牌上看到它们的名字&,却从来没有搞清楚到底如何加入这些神秘组织&。图书馆里总是有人嗑瓜子,搞得人心烦。同寝的某张姓同窗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些带颜色的武侠小说,每夜里把书分发给我们看。我看着第一页写道“那衡阳城中,怒马一骑飞驰而过&&,众人看那绝尘而去的正是名穿着雅致、腰佩宝剑的翩翩少年”&&,觉得有些烂俗,不过因为实在无聊就接着往下看&,随手翻过几页&,只看到书中写道“紫儿叫他的手指这样来回挑拨,早已是骨酥体软&,娇喘连连;少年见势更是得寸进尺&,将她长裳褪下,露出素白的亵衣……”,于是突然来了兴致,又往后翻了一页&,只见到一副c-h-a图&&&,虽然画工不敢恭维,可确实是暴露的很&,不觉脸红心跳。谁知就这样分发了几天&,再拿到书的时候,里面的c-h-a图全都不翼而飞了&。某张因为这事颇是愤愤不平了一段日子&,后来在寝室的某个角落找到了几十张被撕下来的c-h-a画&,页面还算完整,只是上面大多沾了些淡白色的污渍,他一边骂&,一边拿卫生纸沾了水细细地擦&,风干&,然后锁到了自己的抽屉里&&。从此我们就再也没能见到这些c-h-a画&&。
  于是日子也还就这样过。上课,吃饭&&。小小的校区竟然足有四个食堂,而饭菜的质量却都无法恭维。于是不免有人要去外面订餐:每当学??崾?,特地从花花世界赶来的校长就不免对此大加评论一番,认为这便是当代年轻人生活糜烂堕落&、不知进取的铁证&。我个人以为这是不是青年生活糜烂的铁证并不可知&&,却绝对是社会风气败坏的铁证,因为外面卖三十块钱的订餐,拿进学校便身价倍增,没有五十块钱是吃不起的&。我的生活用度全靠定向专业给的津贴,自然不能如同有些人那样阔绰,精打细算下来一周可以堕落两次&,其余时间就只好就近去教学楼旁边的食堂&,倒是方便快捷,菜也还堪吃,只一点:吃米饭时须得把米饭翻一遍&,吃面时须得把面条挑一遍&,以防里面藏着些小蟑螂一类的野味。
  由于是就近吃的饭&,吃完自然还有些时间。同我一样懒得走远路吃饭、又懒得预习下午功课的学生们&,就三三两两地跑去树下的长椅子休息&,或者到综合服务站去买吃买喝。综合服务站的管事是个四十多岁、肥胖的男人,看上去就很颓废:头发总是灰油油的&,胡子也经常不刮,脸上总是带着半睡半醒的笑容。尤其到了夏天,他穿着老人背心&,扇着蒲扇摊在椅子上,看起来就像是混吃等死的社会闲散人员&。我私底下管他叫“颓废叔”。这个人除了售货(严格意义上是看管着柜台,我甚至怀疑他从不记账),还兼着驱动器修理工的职务。至于修理的手法如何&&&,可就见仁见智了&&。
  学院里的学生背景千差万别。出身大家系的少爷小姐,驱动器用的是进口的“黑德尔”牌,那驱动器表面镀了钢琴漆,里面的电子元件原是用于超级计算机的标准,而且半年一维护,每年都要换新的&&,自然是根本不用维修;家境一般的,驱动器用着国产的“奋进”、“海豚”&,维修的时候只消给厂家打个电话,当地的销售机构自然会派工程师来&&,因此也不至于跑到这里。唯有一些家里实在没什么钱&&、或者出身平民家系的学生,会买那种两三千元一只的“喜鹊”之流&&,又不晓得定期维护,可了劲地用,等到送到服务站来修已经是表面斑驳残缺,内里半报废状态了。“颓废叔”瞥一眼驱动器,露出慵懒的笑容:“十块&&。”接过十块钱,“颓废叔”从柜台后面拉出个小抽屉,取出来一个红塑料盒子,一个示波器&,示波器上面挂着线&,五颜六色&,乱七八糟,充满了西方社会的自由气息。红塑料盒子里是一副单眼戴的放大镜&,一套修手表用的小螺丝刀。只见他把放大镜往左眼窝子里一吸,拉着示波器上的线往驱动器上东塞一根西塞一根,拧巴拧巴螺丝刀,调一调示波器,大约五分钟上下这驱动器就算是修好了。
  当然,十块钱修好的示波器不可能是真的修好。这修理只会让示波器多两三个月的寿命罢了&,时间一到&&&,那学生又得腆着脸回来&&,交出十块钱。如此反复的多了&&,即便修好,那驱动器也会常常出岔子&,例如课堂上要你在两根铁丝之间驱动电弧的,那学生调好驱动器&,一挥&,啪,炸了;又有那教授要学生练习驱动位移的,他一挥驱动器&&,半吨重的铁块轰隆一声飞到半空里,把教室天花板砸个大洞;要驱动金属流质化,结果弄成了钢水,把桌子地板全都烧穿了——诸如此类的事情都是少不了的。那些教授都是超能力界有名的学阀&,自然是风度极好,不会动怒的&,偶尔遇见些个刻薄的,只消把那学生的驱动器拿在手上端详一下,然后摇着头装腔作态地“唉——”的一声,就足以让整个教室哄堂大笑&,当事者羞愤欲死了。这种不愉快的事情常常发生,出了洋相的穷学生们自然就迁怒于颓废叔,常常传言他只有三脚猫的维修功夫&&,靠着某个部门领导的关系招摇撞骗。但是我私下里想想,总觉得不管这维修的结果如何,能把“喜鹊”的寿命续到三四年&&,本身就是一种相当了不得的本事?&?銮抑蠓⑸男矶嗍虑?,愈发叫我觉得“颓废叔”绝非等闲之辈。自然,这些事情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的。


第2章 二
  大概是在第二学年下学期的时候,隔壁寝室的“冯老虎”突然找上了我&。那时我正在给驱动器清灰,突然背上叫他的大手重重一拍&,吓得我刷子都扔出去了。
  “你要不要和我组队???”他问道。
  “组什么队?”
  “勇气杯啊。”
  冯老虎之所以得名&&,是因为一股子不要命的蛮劲。实战演练课上没人敢和他对练,因为他近身缠斗时的能力控制确实很强。而且由于是实战演练&,没说只能用驱动器,他有时甚至会拳脚相加,把对手打得鼻青脸肿。惹不起至少可以躲得起,于是乎后来他就只能单练了。这种战斗狂人报名参加勇气杯并不奇怪,奇怪的是会找到我这里来。
  “可是……你和我组队,我又不强,会拖你后腿吧。”
  “怕什么!我看好你&。”
  我仔细地琢磨了一下,总觉得这事实在是太过蹊跷&&。我和冯老虎之前并没什么深交,而且实战演练课从来没拿过“优秀”,他怎么会突然看好我呢?然而被这种狂人要求组队&,竟然叫我产生了一点点谜样的虚荣感。再加之勇气杯好歹是地区x_ing的比赛,如果拿到了名次&,不仅校内有加分&,之后简历上或许也可以添一笔……总而言之,我大概就是被这种种的因素迷了心窍&,以至于当他不耐烦地说“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利落”的时候&,我回答道——虽然一说出来就有些后悔了:
  “好,你要能看得上我&,我就试试。”
  他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,瞪着我说:
  “不是试试&,你要拼命才行!我们晚上得加两小时练习!”
  我愈发的后悔了&&,可是已经骑虎难下。我不想牺牲十点以后躺在床上发呆的时间,更不想在这段时间里被冯老虎绷紧了筋r_ou_的拳头打得半死&。然而没给我任何反悔的时间,他就已经“哐隆哐隆”地出去了&。对面桌子上,某张转过头来以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。
  “那你们就这么定了?”
  “嗯。”
  “祝你训练愉快。不愉快的话,抽屉里的c-h-a图可以借给你排解悲伤——只要你不把它弄脏的话&。”
  “我恐怕晚上回来就不会有力气排解了&。”
  某张非常努力地挤出一个悲伤的表情,从柜子里取出一瓶看起来不怎么高级的葡萄酒&&,倒在我的杯子里。
  “喝了吧,喝了这杯酒,好好上路。”
  “我特么还没死。”
  第二天下午三点多的时候&,我上完了课。太阳晒得水泥路泛出白热的光,病恹恹的几根树枝里头,油蝉“flee”、“flee”地叫着&。掀开综合服务站门口的竹帘子&,颓废叔正在躺椅上扇着扇子看电视剧&&,我把十块钱压在柜台上。
  “老板——麻烦给看下机器。”
  我的驱动器没什么问题,但是年代实在是久了些&。一想到晚上要去和冯老虎对练&&,我就开始担心起它的安危。这是一只祖父传下来的“云顶山甲二”型的驱动器——现在云顶山的驱动器已经是清一色的丙一+丁三型的高低搭配,而且是军警特供;甲和乙两个系列的产品连售后服务都没有,全靠我自己维护&&。它目前到底是个什么状态,连我自己也说不准。倘若出了什么修不好的故障,恐怕我也就只好买一台“喜鹊”去上课了&。

(甜梦文:www.susudy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&&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卫星参数 | MC爱好者 | 诛仙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 昆仑健康 | 武侠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高校人才网 | 医学教育网 | 遮天小说 | 小说推荐 | 穿越小说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