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*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代文 >

男狐 作者:烟灭湮灭(上)

时间:2017-11-13 13:32 标签: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
文案 主攻文1v1 道士攻x狐狸受 论狐妖遇上道士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季青生来没有七情六欲,有道是修道成仙的好苗苗&,怎奈半路杀出一只傲娇蠢萌狐妖&*,打乱了他死水般的生活^,让他从此走上了坎坷修仙?修魔^?路 一路上各种cp横空出世**,即便如此也阻拦不了蠢蠢
  
文案
 
 
主攻文1v1 道士攻x狐狸受
 
 
论狐妖遇上道士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
 
 
季青生来没有七情六欲^,有道是修道成仙的好苗苗&,怎奈半路杀出一只傲娇蠢萌狐妖,打乱了他死水般的生活,让他从此走上了坎坷修仙?修魔^*?——路
 
一路上各种cp横空出世*,即便如此也阻拦不了蠢蠢狐妖四处惹麻烦的丢命之路,季青救得辛苦,狐九命作的高兴,最终在这乱象纷杂的三界之中&&,谁才能将谁真正守护^?
 
HE&?BE*?大家且来猜猜看吧~
 
 
内容标签: 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季青*;狐九命; ┃ 配角:方信天^;月老; ┃ 其它:
 
  第一章 道定妖生
 
话说当年盘古开天地,将大千世界划为了三部分&&。一部分是天界,琼楼玉宇,仙流四溢*&,亘古不衰&。一部分则是凡间&*,那里无数凡人生存,生生不息,命数轮回。剩下的,便是天地开辟后,某些游离不定的部分^。
    那些部分可能是苍山^*&,可能是碧海,亦可能是一片虚无^^。而云沧山就是这样一个地方,它虽不像天界那般神秘莫测*,却也有着自己奇妙之处。
    一场大雨说下就下,豆大的雨点打s-hi山岳江河^,将整个云沧山都洗礼了一遍。云沧山深处^,密林丛生,又逢此时y-in云遍布^*,光线昏暗无比&*^。一片朦胧中*,几团巨大的精气正来回扭动,激荡起的风暴将周围一带的树木连根拔起,撕成几块。
    如此异象一直持续到暴雨结束*,才逐渐和缓。细微的光线照应下,一团雪白的东西出现在半空中*,与下方的狼藉不同&,几缕莹白的光晕将其包裹着*,正一上一下的悬浮在那处*。那光团每浮动几下*,那团毛球就舒展一分^^,渐渐竟成了一雪白、幼小的狐狸*。紧接着那幼狐身后开始出现尾巴,一根,两根*,三根……直到足足出现九条纤细的尾巴,才堪堪停止&。微弱的风从幼狐身上拂过,它身后多根尾巴便竞相晃动^,显得诡异之极^。
    随着幼狐缓缓睁开双目*,其周身的荧光也开始消退&。落到地上的刹那,幼狐狡黠的狐目便已将四周瞧了个遍^,紧接着,毫不犹豫朝云沧山的更深处跑去*。
    南天门外*,值日星官倚着牌柱睡得正香^*,仙气渺渺之间,将其耳后几缕乌发吹起^,时不时佛到他脸上*。忽然,一阵异动吹乱了南天门外的云海&,值日星官瞬间睁开双目*,袖袍挥动下*&,单手拨开云雾,朝下方看去。
    下方是无尽的凡间*,以及几处游离之地*。除却冥海与几处虚空之外,便只有那几处巍峨的苍山还有余波**。仔细搜寻了一番&,值日星官定睛一看,便瞧见了云沧山深处&,近百米的范围内仿佛经历了一场浩劫般&*,土地深陷*&,林木皆折**,狼藉之至&。
    值日星官眉头一皱&&^,能造成如此景象^,怕不是凡物。再度搜寻一番&,却并未找到始作俑者*,略做思索^*,他便决定将此事禀告玉帝^&。
    玉皇殿上*,玉帝高坐于鸾椅之上^,流云伴其左右*,仙家之气尽显无遗&*^。他听得值日星官禀告&^,面上却是毫无波澜。只见其随手往空中一指,流云飘散,逐渐显露出一副场景来*。值日星官抬头一看*,正是他所瞧见的云沧山之景象*。
    挥手一抹&,那处景象复又消失,玉帝才缓缓道&,“云沧山却是有一九尾妖狐现世,但我天界仍是不得妄加干涉*&。若其不伤天害理,专于勤修&,他日亦可参悟天道,升入天界^。若其不日危害苍生&,我天界也不会将其轻易饶过^*。”
    天庭之所以掌控这些存在,也是为了避免祸端。大千世界的存在*,本就秉着制衡二字,一旦这种制衡被打破*&,那么天下尽覆,也只是一瞬间的事^^。而这些游离的存在&,便成了打破平衡的关键*。不论是人间,还是天界,都无法将其彻底容纳&。
    因为这些地方的棘手属x_ing,对于这些游离之处派生出的一切^*,天界都选择睁一只眼^*,闭一只眼^*&。就连玉帝也曾说过,大千世界^,因果纷繁,虽为天界*,亦无力执掌*。西天极乐佛闻言*,遥相回应&,万物众生^,顺应天道&^,所谓天道^,即为大自在逍遥^,不可强加干涉^。
    大夏王朝生于微末&^&,起于洪荒*&,是一名叫夏承天的男子,顺应天命^,建立起来的*。他将大批族人聚集起来**,抵御外敌对抗天灾*,终是不断壮大*&,建立了第一个王朝^,并成了这片黄土地上的第一位人间帝王。
    尽管帝王轮番更替^,大夏却是永存。无边的疆土一直延伸到冥海之滨&,虚空之外&。千万凡人不断繁衍生息^&,慢慢壮大。除了面对毁灭x_ing的天灾^,大夏王朝所有百姓最怕的**^,就只有一种东西。那东西时而恐怖血腥^,时而温柔蛊惑&&,总能在不经意间**,夺取他们的x_ing命&。大夏朝的所有子民都知道那些东西的可怕,他们称那些异样的东西为妖&^。
    古言道^,非我族类^,其心必异。不管那些妖类存了什么样的想法&*&,夏朝的统治者*,也不得不采取手段&。他们开始培养巫师^,兴建庙宇。更是举行祭祀,向诛天神佛求来无上之法*,散播佛法奥义^^,道教秘术^,以求诛杀异族保全x_ing命。
    天界对此则不加干涉*^,只是以一种看破之色,无波淡看下方纷扰&。对于天界诸神而言,生命太过单薄,反手之间便是枯荣生灭,大千世界的永存^&,才是天道真谛^。
    晴空传来一声闷雷*,让偌大的寺庙都仿佛震了一震*。
    重檐叠瓦的庙堂正中*,身着明黄袈裟^&,手持质朴佛珠的住持大师正闭目而坐。此人已过不惑之年&,在熠熠的佛光照s_h_è 下*&,却丝毫不显老态*,只有霜白的须髯随风微动。他一生广结善缘*,唯愿有朝一日*,能一朝得道常伴佛祖左右。
    寺庙中满庭满院都是烧香祭拜的人,此时听了那突兀的雷声,都是止住喧嚣,关切的往寺庙顶上看去*。今日是寺中住持&,坐化升仙的大日子,满城百姓都涌入这里&,只为能见一见这升仙的盛大场景。从古至今^,这偌大的大夏朝^&,真正入了天界的&*,除了那悍猛无匹的后羿^,偷食仙药的嫦娥*^*,便再无他人*。像他们这样的平头百姓^,能亲眼见一见那九重天上的梵光&,也算是三生有幸了^&。
    随着住持大师睁开双目^*,一道雷电从云层中落下*,仿若无物般透过寺庙的檐顶,直往他身上劈去^。住持大师满布皱纹的眼角毫无悲喜***,如炬的目光迎上那道雷电*。
    只见庙堂中雷电狂暴肆虐&,却丝毫不能靠近住持大师分毫^,他安坐其中神态自若&&,流风从他身外飞起,将其从地面托起**^,俨然一副即将飞升的仙家气度^。
    庙后的桃花树下站着一人^,那人着了一身白衣*,背靠树身^,冷冷看着天边的雷劫*,一个接一个的重重劈下,面上却没什么特别的表情。
    看了一会儿,那人似乎觉得没什么意思,轻轻晃了下有些僵硬的脖颈&*,便要转身离去*。就在此时*,只听得庙前传来一片哗然^,紧接着山崩海裂般的声音&^*,响彻天际^。那人也是停下脚步^,回头往庙前望去。
    只见的天空已不是y-in沉的黑色*&,光线从破碎的云块中散落下来&&^,照在下方,透出隐隐的紫色&,显得有些诡异。庙堂中众人见此^,纷纷议论起来,雷劫过后,难道不应天同寿&、飞升极乐吗^,这么诡异的场景^,他们可都是从未见过*。
    原本双目禁闭的住持大师,此时缓缓睁开双目。他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眸^^,竟已悄然变成金色,抬头望了眼头顶破碎的天空,住持大师的声音响彻这方土地&&,“雷蛟*,不必躲躲藏藏了,老衲早知命中此一劫。”
    半空中雷电之声大作*,一龙形生物在云层中,隐隐现出身形来^。只见那龙形生物麟爪具存&,只是额顶空空*,并无犄角,巨口张合之下^^,竟口吐人言起来,“和尚,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祭日!”
    说来也是命中注定,多年前&,住持大师曾在云游之时,遇见这雷蛟一次。蛟本忄生 y- ín ^^,生来便好*之事^^,最爱掠夺凡间女子,欢好后再吸食其体内y-in气,滋补修为。主持大师出手收服于他,不过后来被其蜕皮逃脱&。
    桃花树下&,那人也盯着上方。其俊俏的眉峰微微皱起,薄唇也是抿成一线。他今日不过是过来山上为双亲祭拜,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&,眼神中闪过不解,季青心道&,凡人修道只为升仙,即便得了道又如何*?长存天地又有什么意思?不还是寂寞若雪、无人相伴&&。
    正当男子脸上表情莫测之际,空中两道身影就已经战在了一起。不过几个回合*,住持大师便落于下风,不知何时,这雷蛟的法力竟是精进了不少^?;幼鞒执笫κ种械姆鹬榇蛏⒌耐?,雷蛟王趁势横摆蛟尾,直接击在了住持大师身上。
    尽管住持大师身上佛光一亮,却仍是未能抵挡住这一抽击,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后,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。
    看着住持大师的身影,飞快从空中倒s_h_è 过来,桃花树旁的男子脸色骤变,怎的如此倒霉*!电光火石之间&,空中雷声再起*。庞大的劫云汇集起来,凝结成一道乌紫的闪电,竟追着住持大师的身形直直劈了过来&。只见那狰狞的雷电劈上住持大师的身形后^,余威丝毫不减,从其体内瞬间穿出,再度劈在了愣在一旁的男子身上。
    感受着身体上传来的剧痛*,季青在失去意识前,撇了眼已经被劈成焦炭的住持大师,心道,为何要害我!
 
  第二章 鬼门关开
 
正所谓天上一天,凡间一年&。十年时间转瞬即逝,三界之内,无论人间、天界,都是一片安乐繁华的新景象^。
    常乐都内人声鼎沸**,今日正逢七月十五&,是祭祀求神^^、驱鬼还愿的大日子,商铺街道皆是人满为患&。一明黄色轿子,从府台大人宅坻的偏门出来*,七拐八拐便上了都内官道。此时街上商贩无数,走徒也多,轿子难免被挤在了人堆里^,任轿外的随从怎么叫喊,也是难以移动半步。
(甜梦文:www.susudy.com*&,你我共同的家^^!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卫星参数 | MC爱好者 | 诛仙小说 | 全本小说网 | 昆仑健康 | 武侠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高校人才网 | 医学教育网 | 遮天小说 | 小说推荐 | 穿越小说 |